小狐狸官网钱包下载|DAO 的规模杠杆与动力系统_MarsBit

再见“商业模式”,你好“网络经济”

正如我们在最近的文章《DAO 不是物件,而是「流」》中所描述的那样,Web3 提供了一种新范式,为取代已经持续发展了400之久的以公司为中心的旧范式提供了可能性。

DAO

如果我们能够摆脱这种“把公司视作中心化的实体”的范式,不再将 DAO 视为实体,而将其视为资源协调流动的去中心化网络,那么我们将拥有一种全新的看待商业和经济的视角。

DAO 和公司在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系统。公司玩的是商业模式,而 DAO 则是一种网络经济。这种本质上的区别是 DAO 有可能引领新范式的关键所在。

要搞清楚网络经济是什么、它们与商业模式有何不同、为何说它更强大,我们需要借助一些概念框架加以说明。「规模」的概念是我们理解这一点的武器;为了解释规模,我将重点借助 Geffrey West 关于系统扩展动力学的研究。

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到关于这一动力学的更完整解释,不过,我们需要在更高的层次上理解两个根本动力:

DAO

本文首先将向大家介绍这两种动力,如果我概述得还行,那么希望能让大家清晰的了解到,这两个系统是激发 DAO 能量的关键。

DAO

「生物系统以亚线性方式扩展」,West 的研究始于对这一观点的理解。这意味着随着生物(哺乳动物、昆虫、树木等)体型的增加,它们内在的系统会变得更加高效。例如,如果一只老鼠的体型变成现在的两倍,它只需要增加 75% 的食物、氧气、水等;因为它的心跳会变慢,因此也会活得更长。从老鼠到大象再到蓝鲸,这一预测一直是准确的;尺寸每增加一倍,效率就相应提高 25% 。产生这种现象的机制,与被称为分形扩展分层的概念有关。

生物系统是一种分形分层结构(有点类似于分支结构),每增加一层都会增加效率。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哺乳动物的心血管系统。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有一颗心脏,都以相同的方式将血液泵送到我们的身体各处。心脏在压力下将血液泵入主动脉,主动脉又分支成两条分支动脉,然后这些分支动脉又分支成更多动脉,以此类推,越来越多。这个系统有这样一个规律,层数越多,系统的效率就越高(随着你的生长,心脏将含氧血液输送到身体细胞所需的工作量将会下降)。这就是为什么一头 220 吨重的蓝鲸,每分钟只需跳动 11 次,就能将血液循环到身体的每个细胞中。而老鼠要完成同样的事情,心脏每分钟需要跳动 500 次。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所有哺乳动物,都表现出完全相同的心率与体型比。

虽然这很神奇,但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动力系统也适用于人造系统。这种规模效应是公司运转的基本动力。企业发展的本质,就是建立一套分形分层来形成规模经济,它跟哺乳动物、昆虫和树木生长共享着相同的数学规律。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和层级结构的增加,它的每一层级都获得了更高效率,单位商品的生产成本则随着规模的增加而下降。这被称为次线性扩展,即随着系统规模的增长,资源的利用效率变得越来越高。

分形分层是有限的

依靠分形分层带来规模效应的系统,其扩展效率高得难以置信。但缺点是,这些系统会以可见的方式衰退和消亡。所有动物的寿命几乎都可以通过它们的体型大小得到完美预测(对于哺乳动物的寿命来说,从老鼠的 1-1.5 年,到大象的 60-70 年,再到蓝鲸的 80-90 年,都是可预测的)。体型越大,活得越久——但最终都会死去。

这是因为分形(分层)结构是一种僵化的结构。它们的优势来源于可以形成规模效应的底层结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结构会衰退,它不得不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来维持运转。于此同时,由于无法改变其结构上的僵化,它最终无法存活下去。

附带说明一下,人类是唯一能够逆势而上的动物,我们现在的寿命大约是基于体型比的原本寿命的两倍。而这,也不过仅仅发生在过去几百年时间内,归功于医学、卫生、营养等方面的突破。直到 19 世纪,我们的平均寿命还是在 20-40 岁之间,这与我们的体型大小相称。

公司是分形结构的大师

正是这种动力,支撑了「公司」400 年的成功。有限责任公司的建立,让我们有了一个高效的系统,来运作这种动力——分配资金,构建基础设施,扩展商业模式……循环往复。

然而,类似于生物学中的分形分层,公司也是有限的。它们不断扩展着自己的商业模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无法继续发展。这种底层结构需要越来越多的资源才能维持,最终走向消亡。

这种消亡往往并不明显,公司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活下去。比如,进行反竞争行为——收购或并购其他仍在规模化发展的公司,或者它们自己可能被另一家公司收购(即使公司本质上已经消亡了,也会继续保留品牌)。但一份广为流传的分析表明,即便采用了所有这些规避消亡的策略,几乎所有公司最终都以可见的方式走向衰退和消亡。DAO

West 指出的另一个强大动力是社交网络,以及其以超线性方式带来的社交产出。我们在这里所指的社交网络,是纯粹的人与人互动的网络,比如朋友圈,商业关系,宗教社区,会员俱乐部等——任何社会关系的集合。

社交网络的超线性扩展,是基于一组可预测的网络动力,包括梅特卡夫定律。

DAO

这就是市场这样的机制的运作方式。市场这个网络的参与者越多,发生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交换(作为社交产出的交易)的可能性就越大,网络的价值也就越大。

这意味着,随着社交网络规模的扩大,其社交产出也以越来越高的速度增长。研究表明,如果社交网络的规模扩大一倍,社交产出将会增加一倍以上:确切地说,增加 115%。

这一动力原理适用于所有类型的社交产出,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创意和创新的产生。West 团队的结论很明确:社交网络规模的扩大,将带来创意和创新的超线性增长。这是思想、知识、资本和创造性合作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交流的直接结果。

公司面临的问题在于,一旦它们发展成熟,就几乎不可能成功借助这种由社交网络驱动的动力系统。他们必须致力于建立可扩展的分层结构,以便抓住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这意味着它们往往会形成一个高度僵化底层架构,使得真正的创新几乎不可能发生。尽管它们也会尝试创新,但创新并不是公司这个组织形式所擅长的。

有些公司确实在做研发以推动产品线扩展等,但这很少能带来真正的创新,大多数公司都会沦为从外部购买其他人生产的创新而不是自己创新。随着层级变得越来越牢固和僵化,它们越发地会这么做,以试图保持正确,防止必然的衰落。

但城市不会消亡

这就是 West 的分析真正有趣的地方。虽然动物、植物和公司的消亡都是可预见的,但纵观历史,几乎没有城市消亡的例子。

事实证明,城市之所以能够一直存活(并蓬勃发展),是因为它们能够利用这两种动力——次线性分层扩展和超线性社交网络驱动创新。

城市一方面利用扩展分层建设道路、电网、供水、医院、紧急服务、通信网络、学校等等。这意味着城市越大,所有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效率就越高,越能带来更多的便利设施和更好的生活水准。

另一方面,随着城市的发展,它们也拥有越来越大的社交网络,这催生了越来越多的创造力和创新(以及所有其他社交产出)。如果城市的规模扩大一倍,它产生的研究论文、专利、创业公司等的数量将会多出 115%。

这种动力系统为城市带来了创新和改进的良性循环。城市的创新能力创造了源源不断的新商业,替代那些死去的企业,带来新的资金;收入得到增加,基础设施得到投资和改善,城市焕然一新。这反过来又带来了另一个良性循环——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和对未来预期的改善,吸引了新的居民,从而提高了跟基础设施建设有关的动力一的效率,同时也提升了跟创意创新有关的动力二的效率。

那么 DAO 呢?

你可能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作为网络经济体的 DAO,具有同时充分利用动力一和动力二的潜力。毕竟,城市也不是物件……它们是网络!

从根本上讲,公司是关于构建分形扩展结构的组织,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个来进行。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大学的创业学教授 Steve Blank,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区分初创企业和成熟公司的:

DAO

在这个框架中,我们可以看到初创企业的运作方式就像一个社交网络——一群创始人,他们很好地连接在一起,当他们试错、迭代和调整方向时,都具有高度的创造力和创新性,以期能够探索出一个可重复可扩展的商业模式。

接着,当他们找到了可重复可扩展的商业模式后,就会致力于构建和夯实基础架构以规模化这个商业模式。他们将自己的战略和业务部门都定位于实现这个架构。在此之后,再也很难做出改变。

而 DAO 是一种网络经济体,不像公司一样去追逐某个商业模式。作为网络经济体,DAO 更像城市,可以摆脱公司僵化和有限的宿命。同样因为网络经济体的属性,DAO 可以利用上述两种动力;它们可以成为新实验和新发现的引擎,并由围绕一个共同目标的个体而结盟成的社区所领导。它们同时也可以将这些创新规模化,给世界带来福祉。

DAO

这完全是可能的,因为网络经济能以更复杂和有效的方式进行协调,而公司做不到。一个 DAO 网络可以包含多个子网络。它不是一个单一的集中控制实体,而是包含很多自治的自组织团体——在这个更加灵活的的组织结构中,所有这些团体都朝着它的总体目标而努力;一些团体为扩展分层而做建设,另一些则为探索和创造而努力。

跟城市一样,借助动力一和动力二,DAO 网络会随着自身的发展从同样的正反馈循环中受益。不断增长的经济规模使它们变得强大,而持续的创造力、创新和响应能力,又使它保持活力,与瞬息万变的世界保持连接。正因为此,它们吸引了越来越多寻求机会做有价值的事情的人才,这些人又支撑并壮大了 DAO 网络。

这就是 web3 对我们的许诺!这就是 DAO 对我们的许诺!它是由被启发的个体组成的网络,可以共同对抗我们根深蒂固的经济系统、数万亿美元市值的在位企业和 400 年历史导致的惯性。

要做到这一点,DAO 必须能够同时利用动力一和动力二。

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