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metamask官网下载|「峰会速递」圆桌实录:挥别2022阴霾,CeFi 2023会改变什么?_MarsBit

/主持人/

Tracy,Cointelegraph 华语 CEO

/嘉宾/

Cynthia Wu ,Matrixport COO

Lily Z.King,CoBO COO Lily Z.King

任骏菲,Pando 创始人

卢柏龙,芳信评级 联合创始人

孙畅,腾讯云国际战略总监

Vivien Wong,新火科技资管负责人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简单回顾一下FTX事件,想问下大家对行业升温有什么感想?

Cynthia Wu:这肯定对市场的信心是有影响的,以及对各种政策也具有推进作用。所有事件都有三点共性,一是平台的收益不透明,因为投资者只看到收益,但不清楚风险,资金流透明化和实施披露。第二个问题就是行业经过野蛮的发展,有一定的路径依赖,一个组织代表了很多角色,缺乏了市场所需要的角色或职责分立,使得分割不完善,导致可以挪用客户的资产直至暴雷。第三个问题就是监管,监管不足可以给这个行业发展快的速度,但是这一步一定要跨过去的。

主持人:Zhang FTX事件后,会对你们的客户造成影响吗?

Cynthia Wu:我觉得客户肯定会比较恐慌的,例如提币问题等,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来源于上面三个问题的解决,以及对客户的披露,比如在哪里、收益怎么产生的。这一点我们可以跟传统金融更有力,因为有更好的技术支持。

Lily Z.King:这不是Crypto市场问题,是整个行业的金融危机,2022年Web2拿走你的数据,Web3拿走你的身价,所以我们作为一个托管服务商。在刚刚提到的defi和cefi,cefi的损失对于投资人的打击会更大一些。所以对于cefi的考验是十分大的,因为客户只要知道你是cefi,就会产生质疑,任何一个小的消息都会造成资产挤兑。在这个时间点,可能是一个行业重塑的时代。通过内部和外部的打造,在信任归零的时代使得产品透明化。

Vivien Wong:传统银行也会有同样的波动。监管是一个很被动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披露这一块,我们需要第三方的审批和审计,帮我们实现所有的财务报表,在FTX暴雷之后,对资产的披露是十分重要的。

任骏菲:任何替别人管理钱的机构都需要被监管,作为投资者我们想要的是相信整个香港的监管体系,不需要自己去盯著机构到底在做什么。反洗钱是今年监管和我们之间很重要的一个话题。每一次市场上有波动的情况,每天都是问问题。

股票刚刚开始的时候,经历了很多起伏;你不能用加密货币和股票作比较,因为加密货币没有价值,而股票有。但是没有人能证明加密货币没有资产价值。在短期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会发生,第一就是立法监管,很重要的部门是FXTB,在座的嘉宾有很多时常与政府沟通。第二就是不能用现有的政策去监管加密货币,发牌政策是很重要的,不能单纯的只看asset ratio,我也有在配合政府去商量如何发牌。2023年大家会看到一些新的参与者进入web3市场。这次事件后,投资者会受到政府的监管而陆续加入加密货币市场。

主持人:评级机构在事件发生之后有没有改变?

卢柏龙:评级机构对加密货币的挑战是非常大的,因为很难的,需要用大量的数据去做加密货币的评级,我们有研究三种。大部分的研究还是用哪种AI和机器学习的方式去做评级,但是我们想要做的是想研究出一个能提供给全球统一性的评级标准,做到真正公平。

孙畅:FTX暴雷我正在在伦敦加密货币会议。我们对web3的是很有信心的,有供应商问我是否还会继续做web3?但我们认为这些暴雷事件错的本身不是web3,而是一些管理层、监管等问题。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和以前的熊市一样,大浪淘沙,留下一些更加优秀的项目。

我们作为基础服务商,比如说想一些直播的手段、社区运营、即时通讯等手段,我们作为云服务商,都可以提供相应的服务。既然我们现在谈论的是cefi,肯定不会被defi取代,需要避免的是过分中心化,例如不同链之间的分布,我们希望透过技术能够减少不同节点之间的依赖。全球7*24的稳定,是web3金融从业者应该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机构如何和监管机构合作?

Cynthia Wu: 一是透明度,能透过技术手段去解决,二是监管机构,我觉得香港开了个好头,因为香港目前还是基于对现货的监管,未来是值得期待的,完善对虚拟资产的定义和监管,让投资者能够参考。

Lily Z.King:监管的解决方案是可以倒逼企业建立更好的内控制度,我个人认为机构不应该依赖监管的标准。从cifi的监管机构来讲,应该以本身技术的力量去解决透明度的问题,用技术的方案去向监管传递区块链本身的优势所在。我的资金仍然在我的托管钱包,但我可以由第三方出示一个信托文件,允许我在交易所进行交易。包括私钥管理本身也有解决方案,他是允许托管端和用户端共同管理私钥。这都是最前沿的技术方案,来解决cefi不够透明的黑箱操作的问题。

任骏菲:银行就是一个最成功的cefi,信贷风险我们在北美也有牌照,信贷下面有一套非常详细的风险定价模型,但是加密货币暂时还没有相关的模型去定价风险。

卢柏龙:多沟通,多来香港,多和监管机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