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ask钱包|Nouns DAO:动态变化的有机稀释治理_MarsBit

摘要:

本文介绍了 Nouns DAO 的 NFT 产生方式,其通过拍卖 NFT 将会根据 Noun 被拍卖数量被稀释的治理权分配给 NFT 持有者,并通过稀释治理的方式来防止独裁和腐败,同时通过开源的方式鼓励生态建设者们在 Nouns 的平台上进行生态建设。其创举在许多方面改善了治理。

节奏必须传递意义。—— 埃兹拉 · 庞德

我们生活在怪圈之中。有些东西看起来很奇怪,就像蛇吞食自己的尾巴那样。许多人都尝试过关闭循环的错觉,而总有一些东西会触动我们的直觉。埃舍尔所描绘的正是围绕自身扭曲的空间闭环视角:楼梯既在上升又在下降,向下流动的河流最终却成为高处的瀑布,再次落入同一河流,通过无限的镜子看见自己。巴赫亦曾演奏过类似的错觉分形和声,汉斯季默也是如此。楼梯持续上升,直到听众疯狂之前,这种上升才被突然打破。痴迷于时间流的诺兰和季默合作了诸多电影并非巧合。如果您想炸毁你的大脑,我将为您服务。

NounsArtwork by M.C.Escher

这些把戏让我们疯狂是有原因的。尽管它们看上去和听起来很有说服力,但它们是不可能的。数学上可以证明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的大脑也明白这一点。关于自我参照的研究一直是数学的中心,直到哥德尔把话筒扔掉。如果你某天醒来时觉得自己很聪明,你只要知道有一个25岁的天才设法在数学上证明,任何可以通过算法列出的一致公理系统,都无法证明关于自然数算数的所有真理。用通俗的话说,这孩子证明了从设定公理(无法证明的真理)开始,然后逐一列出了可证明的定理。这种严谨的知识研究永远不会结束。不管系统有多简单,不管有多少定理,也不管有多少公理。换句话说,思维的象征空间是无限的。

这个怪圈将永远无法关闭。如果你的感官告诉你有什么不对劲,这可能是因为有人试图让你相信相反的情况。一个音乐家,一个导演,一个画家,一个政治家,一个企业家。有时候他们称之为飞轮,魔法机器,新范式,激励机制完整的系统。小心了,在有些时候,音乐会停止。

NounsArtwork by M.C.Escher

Nouns:席位的价值

Nouns 项目的美来自它的简洁。而且,就像前沿实验中经常发生的那样,它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很可惜,我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关注到这个项目。从 2021 年 8 月 8 日开始,Noun 协议会每 24 个小时生成并拍卖一个 Noun,这些 Noun 的编号从 1 开始,而编号为 0 的 Noun 属于项目创始人。你也可以叫他们Nounder。协议将永远按照这个规则运行。截至今日,该协议正在拍卖 Noun 397 。

Noun 是什么

简而言之,Noun 是生成艺术的简单例子,它是以非同质化 ERC-721 通证的形式表示的人物、地点和事物的 32 x 32 像素化风格图片。它看起来是这样的:

NOUN001

NounsNoun 是如何生成的

Noun 是由 5 个预定义特征随机组合而成:背景—— 包含 2 个元素,身体 —— 30 个,配饰 —— 137 个,头部 —— 234 个,眼镜 —— 21 个。假设不会新增更多的特征或特征类别(我确信他们会这么做),最终将会有1,923,480个可用的组合,可以发行 5,270 年,所有元素被使用的概率是相同的。生成算法是通过Nouns Seed启动的,Noun Seed 基于之前拍卖成交的区块。这是一个细微但重要的机制。在拍卖完成后,社区必须触发结算,虽然中标者显然有动力这样做,但理论上,结算可以由任何人触发。这为社区提供了权力,使其能影响下一个 Noun 将拥有怎样的特征。我们将在后文深入探讨其影响。关于 Noun 的生成机制,你可以在 Nouns Playground 上对其进行实验。

拍卖流程

除了每十分之一被免费提供给 Nounders 之外,每个 Noun都被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简单地说,出价最高者将在结算时直接获得 Noun ,并将 100% 的 ETH 结算价格存入金库。根据 Dune 数据,Noun 的平均中标价为每个 67.12 ETH,按当前价格计算,为 11 万美元。这意味着共有约 26,513 ETH(或约 4340 万美元)已被转入金库。作为 ERC-721 通证,这些 Noun 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看看 Opensea, 生成的约 400 个 Noun 中有 81 个已经转手,平均价格为 82 ETH,平均利润为 15 ETH。

(基本)治理含义

Noun DAO 的使命是通过简单而强大的治理基础设施来管理 Noun 金库的当前余额(你可以在 Etherscan 上看到该金库的余额):

一个托管和最终监护人:财政资源应该被用于加强和扩展 Noun 的足迹, Nounders 保留最终否决权,强制终止不符合要求的成功提案。一 Noun 一票:每个 Noun 在治理中给予其所有者一票。简单多数:对于每个提案,获得最多 Noun 支持的投票获胜 —— 这取决于法定人数。双重法定人数:必须达到最低门槛(现在是 1 个 Noun)才能向治理部门提交提案,另一个门槛是(目前是 5% 的未决 Noun 投票)才能执行一个成功的提案。

迄今为止,已经有 125 项提案被提交给 DAO 进行投票,其中包括运营改进,治理参数化,增加项目拨款,以及关于可用财政资源的分配。

毫无疑问,对于一个通过融资策略,在一个小众但财力雄厚的社区内发行独特的艺术而启动的对冲基金而言,Nouns 项目是一个惊人的成功。一个奸诈的私人银行家可能会这么想。但我们不会,我们知道伟大之事最初不是关于钱,永远也不是。Dirt Roads 之所以关心 Nouns,是因为 Nouns 正在开拓和实验之事:稀释僵化的开源治理,接下来,让我们来解读这个定义。

稀释|治理

最近,我们花了大量时间来详细说明和分析当今主流 DAO 治理结构最大的局限性 ——你可以在 Dirt Roads 的第43期里找到详细内容。它所采取的方法是后学术性的:我们试图参与其中 —— 在 Maker,而后回退一步,分析发生了什么,并从现在开始提出替代方法。亲自动手的收获之一是了解了权力集中的影响:高度集中的和不容置疑的权力中心的存在助长了腐败。现在很明显的是,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开始时的治理通证发行是不切实际的,导致其无法进行有意义的重新洗牌,因此无法探索普遍的最好治理方案,并为内部人员和外部人员变成不良行为者提供激励。而稀释性治理可以缓解这种现象。

Nouns图中展示了 一 Noun 一票系统是如何被稀释的,横轴为被拍卖的 Noun 的编号,纵轴为持有一个 Noun 可以获得的投票权百分比

不难看出,一 Noun 一票系统是如何被稀释的。购买第一个被拍卖的 Noun(最开始的 Noun 没有被拍卖,而是直接给予了 Nounders)将获得 50% 的投票权。购买第 11 个时将获得 8.3%,购买第 101 个的时候将获得 1.0%。换句话说,为了控制多数票,当第 11 个 Noun 被拍卖时(在 #0 和 #10 Noun 自动分配给 Nounders 后),我们需要拥有 7 个 Noun,或按目前的价格来看,约为 77 万美元,而在第 101 个 Noun 进入市场后,则需要拥有52 个 Noun,约 570 万美元才能获得多数票。这一机制确保了多数票的价格随着被拍卖 Noun 的总数增加而指数级增加。

另一种观察稀释的方法是计算挑战 Nounders 的投票权的难度/成本 —— 忽略 nounders 否决能力的前提下。当第 11 次拍卖发生时,我们需要拥有 3 个 Noun,也就是约 33 万美元。而当第 101 次拍卖时,需要 12 个 Noun,约 140 万美元。这仍然是一个合理的数额。

Nouns图中展示了不同数量的 Noun 被拍卖后,挑战 Nounders 的投票权需要的 Noun 数量,ETH 数量及其对应的美元金额

控制(和合谋)的成本随时间推移而指数级增加。对我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当然,从创始团队对提案的有效实施保留了否决权这一点来看,它并不完美,但与其他的治理方式相比,它要好得多。越来越高的难度,也适用于执行一个成功的提案的能力。虽然每个至少包含一个 Noun 的钱包可以创建一个提案,但任何成功通过投票的提案都需要 5% 的法定人数才能被执行。这避免了因为投票人冷漠导致很少数人投票就被通过。在法定人数达到标准和经过积极投票后,一个提案将在48小时内被执行。

考虑到新 Noun 发行的稀释效应,我们预计,Noun 的拍卖价格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下降。然而,情况并非如此。Noun 的成交价已经在 100 ETH 左右徘徊了一段时间(数据依旧来自 Dune),而且实际上在过去 200 天里一直处于积极趋势。看起来,Nouns 增长的积极力量目前正超过稀释效应的力量。鉴于边际稀释成本在数学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Noun 的价值可能实际上在某一时候达到了一个平衡且稳定的回报率, —— 这个稳定的回报是什么很难说,但我的猜测是,它将在某种程度上与 ETH 的质押收益率相关(并略高于以太坊的质押收益率)。当然,前提是 Noun 的金库里没有发生破坏其价值的事件。

Nouns图中展示了 Nouns 增长的积极力量目前正超过稀释效应的力量,其横轴为 Noun 的编号,纵轴为下一个 Noun 的价格,红线为稀释效应在降低投票权重随 Noun 数量的变化,绿线为增长举措带来的增值效应,黄线为投资金库带来的增值效应,黑线为下一个 Noun 的价格变化

硬化|治理

简单,可衡量,稳定的目标简化了很多治理。Nouns DAO 对其金库内资金的使用保持了非常明确的授权 —— 以下来自 Noun DAO 的网站。

Nouns图中展示了 Noun 的金库的目标(为 Nouns DAO 的长期成长分配资源,促进 Noun project 的繁荣)和现在金库中的 ETH 数量(共有 26610枚 ETH,约44097798美元)

硬化治理产生了一系列令人惊讶的同质化结果。在提交的 125 个提案中,绝大多数(96个)被执行,只有一个提案被否决 —— 作为一个测试,它所分配的资金约为一万三千两百个 ETH。大多数提案都是明显的一边倒,这可能表明了一些事:

围绕一个简单的任务构成了非常有凝聚力的社区很好的软性(论坛)和硬性(法定人数)过滤机制,避免了没有希望的提案仍是小而不成熟的社区——大约有 200 位 nouners 和 Nounders由于金库不断增长,其对支出有着积极的倾向 —— 在金库富裕的时候很容易积极主动

正在发生的事可能是上述所有因素的结合,而投票的稀释性和投票的个人(或被称为 Noun-al)角度可能确实促进了发展。如果在 Noun DAO 很难控制相对多数,那么它几乎不可能保持匿名性。Noun 不像同质化通证那样容易被重新洗牌,它们也不像 CEX 合约那样经常被用作质押或混合,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一个与所有者相关联的身份。这些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偏移的(个人)成本。随着 Noun 持有者的增加,以及(潜在的)治理使命的扩大,观察这些动态是如何演变将会很有趣。就个人而言,我希望硬化治理能继续存在,并希望其发展能有机地发生,且能够远离其母 DAO 。但下面会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内容。

开源|治理

该项目选择在 CC0许可协议下进行版权保护,换句话说,选择不进行任何版权和数据库保护。每个人都可以在 Noun DAO 所做之事的基础上进行建设,因为他们相信,平均而言,这些贡献将对 Nouns 的价值和 DAO 金库产生增益作用。正如我们之前所言,DAO 已经准备好投入资金来促进此事,而且并不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愿意在 Nouns 平台上进行建设的团队都是从要求预算贡献开始的。

换句话说,Nouns DAO 的治理正在演变成某种(由社区控制的)乐观的赠予项目,在项目中,DAO 会事先分发大量的 ETH,并希望这些钱能够被很好地使用,并且其使用的成功会对 Nouns 在总体上产生增益作用。这个概念与 Packy,David,和我最近在 Not Boring 专栏探索的社区软分叉的概念非常相近:社区同意将特定数量的资源分配给一个项目,虽然该项目由项目自己的成员治理,但社区相信其最终会对母项目产生价值。

FOMO Nouns 是这一概念最早和最有趣的应用之一。我们在之前已经讨论过,每个 Noun 的生成过程是如何基于前一个结算区块触发的,这使得社区可以对下一个 Noun 的特征有一定的影响。由于这个过程是基于区块的,因此需要不可思议的协调(以及速度和运气)来预测一个 Noun 在区块开始时的样子,投票,并及时地触发结算。为了使得这一过程系统化,第八号提案提出了创建 FOMO Nouns 的建议。参与者可以通过投赞成或反对来确定一个被预测铸造的 Noun。如果(喜欢 / 不喜欢)投票超过一定的阈值,合约将触发结算。最初,要求了50 枚 ETH 作为其项目开发资金,包括一笔捐赠的预算,用于尝试获得区块纳入的智能合约。虽然该项目没有立刻产生货币上的积极影响,但提议者相信,实施该项目有助于创造更有吸引力的 Noun,提高竞标价值,并使得更多人参与其中。

分叉是没有限制的。Lil Nouns 与 Nouns 分离即是最经典的硬分叉案例,该分离诞生了一个与 Noun 有着宗教意义上的联系但在运行和(部分)财务上独立的产物。只要看一眼网站,你就会发现 Lil 团队是如何选择将两个项目之间的差异降到最低的。

Nouns图中展示了 Lil 团队是如何选择将两个项目之间的差异降到最低的,两个项目仅在像素和总组合数,生成频率(Nouns 为一天一个,Lil Nouns 为每十五分钟一个)方面存在差异

该项目正在建立一个独立的金库,由 ETH 和 Nouns 组成,这是由 Nouns 治理投票通过的 Nouns 小额资助计划的一部分。Lil Nouns 亦是 Nouns 的游乐园。一个(至少我认为)全面的受 Nouns 启发的项目清单可以在 Nouns Center 找到。Noun Center 也是一个由 Nouns 资助的项目。这个生态圈正在形成。

Nouns图中展示了 Nouns DAO 在其 Vibe 的发散下与其生态中其他部分的关系,以及 ETH,服务和外部性的流动情况。Nouns DAO 向 Lil Nouns,Ordinary Folks 和 FOMO Nouns 提供 ETH,Lil Nouns 作为 subDAO 向 Nouns DAO 回馈外部性,FOMO Nouns 作为 Service DAO 向 Nouns DAO 提供服务,Ordinary Folks 作为 Project 向 Nouns DAO 提供服务,独立的SubNouns(比如 Invisible Nouns,Evil Nouns,Time Is A Nouns) 通过 NPT Animated Nouns 向 Nouns DAO 提供外部性,Nouns Centers 作为索引独立存在。

我们还没有一个框架来衡量 DAO 金库提供的拨款对项目价值的影响。应该开发出某种显示 Nouns 回报的方法。但我们可以通过下一个被铸造的 Noun 的价格来观察,到目前为止,这个策略是有效的。建设性的力量正在超越稀释性的力量。然而,很难说这将持续多久。在某一时刻,力量的平衡将会发生变化,在这时,治理将受到考验。项目的开源性质将使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第 43 期中,我们找出了激励参与者在(简化)组织中偏离和变坏的一些特征:

i)私人利益的可征用性和规模

ii)社区的相互性和规模

iii)不确定性或遭遇坏提案的风险

iv)紧急性或遭受坏行为人带来的痛苦的概率

v)风险厌恶

Nouns DAO 在许多方面改善了治理:社区小而有凝聚力 —— 较小的相互化和不确定性,与投票的价值 / Nouns 相比,赠款数额相对较小 —— 较小的可征用性,控制权随时间稀释 —— 甚至更小的可征用性,明确的增长心态 —— 较轻的风险厌恶。

社区的发展,以及受 Nouns 激励的更广阔的生态系统,将最终威胁到权力的平衡,并缩减安全的边界。Nouns DAO 需要在为时已晚前实施治理变革。在一个开源的世界里,这些可能是另一篇文章的素材。与此同时,我们似乎生活在怪圈之中,但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