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askcom官网下载|马斯克即将卸任推特CEO,CZ却为何苦苦相劝?_MarsBit

CZ“不,坚持到底。”

这是CZ在马斯克发起“是否该辞去推特负责人”这一投票下方的留言。

在上周末推特宣布了一个新的政策 — — 不允许用户在推特上推广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如Facebook、Instagram等之后,招致难以控制的质疑和反对,马斯克随即发文道歉,并表示以后的重大决策都会通过投票来进行,遵从民意。

而这第一条重大决策的投票就是事关自己在推特的未来。

和情真意切的CZ不同,近58% 的投票用户支持马斯克卸任推特负责人一职。

那么为何人们已经不愿再忍受有马斯克掌舵的推特?为何CZ又选择“苦苦挽留”呢?

推特收购:一场跌宕起伏的“联姻”

2022年10月28日,两个不同维度的“首富”,突然出现在了同一篇报道中 — — 推特收购案落地。

“世界首富”马斯克将用440亿美元支付这场拉锯持久的订单,而以“亚洲首富”赵长鹏为首的币安证实会兑现此前5亿美元融资承诺,同时币安还将组建技术团队帮助Twitter 整合区块链技术。故事一方面听上去很美好,另一方面也会让不少人好奇,究竟是什么促使两位“首富”走到了一起?事实上要是深挖过去,两人曾经的明枪暗箭可不少。

当然,商场上不存在永恒的敌人,只存在永恒的利益。马斯克和赵长鹏,两个同样站在时代潮头的人,最终在Web3的未来场域内久别重逢。

眼下经过近两个月,他们俩的蜜月期还是存续状态,但马斯克对推特加密进程反复不定的态度和朝令夕改的政策,这段旅程的未来很可能持续“多云”。

一方面,自从FTX倒下后,币安就成为监管名录上“首屈一指”的存在,日前美国司法部的检察官对是否向币安提起包括洗钱在内的刑事诉讼展开讨论,消息一经发出结合孙宇晨调走5000万稳定币,币安立刻承受FUD情绪,24 小时内资金累计净流出超 18.55亿美元。根据Nansen数据显示,币安已披露加密资产降至 547 亿美元,一个多月缩水约 150 亿美元。

另一方面,同病相怜的马斯克也不例外,本月他再次出售了价值近36 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自 2021 年 11 月以来,他已经减持了超过 390 亿美元的资产。同样的,也失去了首富的位置,被BBC新闻嘲笑:“对于所有有抱负的亿万富翁的教训:不要购买 Twitter。”

CZ看来眼下,无论是Web3理想还是钱,哪一个都扑朔迷离。

针锋相对:嘴仗背后的利益纠葛

曾受益于特斯拉股价飙涨,马斯克成为史上第一个身家超3000亿美元的富豪。同样在去年11月30日《财经》杂志报道中,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的联合创始人、CEO赵长鹏(或称CZ)身家预估900亿美元,成功登顶亚洲富豪榜。

当然,两人的共同点可不止同样昂贵的“身价”,加密货币市场才是两人真正的利益交汇点。

马斯克在2020年举起了加密货币的大旗。先是爆料自己加仓比特币,允许特斯拉购车人用比特币结算,随后又开始吹捧狗狗币,因此被币圈人士称为“狗狗币之父”。赵长鹏则一直执掌币安,在这所稳居加密货币顶级圈层的交易所之中,每日惊人的交易量和订单流水,即便是手续费都足以让他稳坐钓鱼台。

CZ但是他们在加密货币领域的观点此前却是不怎么合拍,比起赵长鹏坚定地推崇加密货币,马斯克的态度显得摇摆不定:

马斯克去年参加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时宣称加密货币是骗局,导致加密货币价格大幅下跌,然而没过几小时,马斯克又说SpaceX明年将进行探月任务,可以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

同年在特斯拉美国支持比特币付款仅仅2个月后,马斯克宣布因对环境的担忧拒绝比特币方式的付款,希望能看到加密货币的采矿过程过渡到更为低碳环保的方式。

显然马斯克清楚地了解他的权重和影响力,以及他如何通过推特账号动摇市场。身为币圈掌舵人之一的赵长鹏显然不满马斯克搅动市场的行为,随后更推嘲讽:“当你用电来开车时,它是环保的。当你使用电力来运行世界上最有效的金融网络时,这是一个环境问题。”

更为正面的“思想冲突”发生在同年的11月,战场则依然是推特。

2021年,币安有多笔交易因手续费不足、选择手动发起交易补款给用户,近来却因DOGE 更新导致卡死的交易复活,让币安「空投」了数千万美元给用户。

为阻止错误现金流,币安在11 月11 日无预警地暂停了DOGE 提现,后被DOGE 团队影射未按照建议处理才导致此事件发生。

CZ币安官方帐号立刻现身、试图平息事态,更分享了先前币安的公告,表示正积极与DOGE 团队合作解决问题。岂料马斯克根本不领情:

持有DOGE 的币安投资者们不应该承担这些问题,更何况这不是他们的错。

CZ这时CZ 正式登场,他回复马斯克最初的攻击推文并表示:

嗨马斯克,我们确定这起事件跟最新的DOGE 钱包有关,我们正与开发者积极沟通,对于任何可能带来的不便,我们向您致歉。

除了看似诚恳的道歉外,CZ 还顺手附上了卫报的报道,暗讽特斯拉先前因FSD 出包导致车辆会自动刹车、警报乱跳,被迫召回车辆的事件,CZ 还贴出嘲讽言论: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CZ两位影响着加密货币交易风向的富豪呛声战,也引发不少吃瓜群众看戏。也正因如此,谁能想到短短一年后,两人的名字并排出现在报道上时会如此的和谐。

分久必合:探索未来的明智之选

马斯克与赵长鹏在对推特未来发展方向的探索中,找到了一个同类项:Web3。

Web3和马斯克所宣扬的言论自由和创作者经济赋能的口号匹配度极高:它意味着存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生态系统,实现全新的数字化形式,并赋予个人更多控制内容的权利 — — 这种去中心化的全新模式无疑会给Twitter注入新的活力,甚至可能进一步扩大原有的用户群规模。

这些观念也和赵长鹏在11月5日再次发文阐述投资推特的六大原因不谋而合:

CZ支持言论自由。Twitter 是全球的Townsquare(公共领域)。无论出身怎样,Twitter 给了我们发声的机会;无论短期股价波动、市场行情等,言论自由是拥有金钱自由的先决条件。支持创业者。Elon Musk 是强大的企业家,相信在其掌舵下, Twitter 将继续发展并成为对每个人都具有影响力的平台。相信Twitter 有巨大的未开发价值。推特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式,Elon Musk 和加密技术可以在不出售用户数据的前提出创新商业模式。币安可以帮助Twitter 进行Web3.0 整合,币安是最大的流动性提供者。CZ 经常使用推特,俗话说,投资你所使用的产品(不是财务建议)。币安想帮助解决问题。对Twitter 进行产品迭代是CZ 的心愿,包括消除机器人、添加编辑按钮、为验证付费和为贴文评论付费等。

从他的表述中也能窥探出币安的投资意图。币安期待“听到所有人的声音”的同时,更愿意主动布局Web2的社交媒体,希冀能够在急速变动着的媒介生态中掌控应对的主动权。

币安也在积极探寻孵化加密行业媒体的方式,从过去对CoinMarketCap以及福克斯的收购可见一斑。赵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Web3和区块链技术的进步和加密市场的成熟,我们知道媒体是建立广泛的消费者理解和教育的重要因素。”推特是Web3用户最常使用的社交媒体之一,不过这群用户占比之于整体用户而言却并不突出。如若剩余的用户群密切接触和使用带有加密基因的媒体,在潜移默化的氛围中完成用户向Web3转化,这一过程对于整个加密市场都是利好消息。

更重要的是,币安拥有技术和人员,能够帮助完成推特产品的迭代。然则,推特向Web3迭代的方向与方式在双方精美绝伦的话语中,仍是雾里看花的存在。

未来之路:Web3+推特会迈向何方?

可能性:推特内蕴的Web3精神

放眼如今的全球几大科技巨头,Meta 一心扑在元宇宙虚拟世界里、Amazon 几乎在区块链市场里没有建树(但间接提供了 AWS 服务)、苹果公司在千呼万唤中仍然不可放弃对NFT征收高额的手续费用。相比之下,Twitter 可以算是亲近Web3 世界的互联网公司。也正因如此,Twitter在Web3上走的更加超前。

Twitter Space,大量Web3从业者都利用这一空间进行线上交流;Twitter六边形头像,使用NFT并得以被认证等等,给予Web3人士充分自由的展示和交流空间。推特磁贴功能NFT Tweet Tiles11月28日也已开始进行测试,功能现已和Rarible、Magic Eden 等NFT 市场整合,作为一种推文连结的新展示格式。

推特的创始人杰克·多西在2019年时就开始推行Soicalfi项目BlueSky,旨在打造一套开源、去中心化的社群平台标准,将现在高度集中的社群平台方权力下放。杰克·多西此前曾表示,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推特已沦于华尔街的掌控中,受广告所牵制。因此当马斯克表示要收购该公司后, 他就曾发推表示支持马斯克的行动。来自创始人的全力支持,正是在为推特未来的Web3之路保驾护航。

操作进度:实践中的马斯克主义

上期我们从马斯克的过往言论里猜测推特、尤其是面向加密领域的改造方向。是时候来确认马斯克上任后的实际改造进度:

首先是降本,马斯克在接管Twitter后的几小时内,就接连解雇了首席执行官Parag Agrawal、首席财务官Ned Segal、总法律顾问Sean Edgett以及此前曾下达决定封禁特兰普twitter账号的法律政策、信托和安全部门负责人Vijaya Gadde。不仅如此,马斯克还解散了twitter现存的9人董事会,只留自己一人出任“唯一董事”。不仅仅针对管理层,根据彭博社报道,马斯克计划在 Twitter 裁减约 3,700 个工作岗位,近50%的员工,以降低其 440 亿美元收购后的运行成本。遣散顽固保守的旧有董事会,为亲加密爱好人士腾出空位,配合降本增效的组合拳,马斯克得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对推特未来架构的实际把控。

不过推特日前已遭员工集体诉讼,被控没有提前足够长的时间通知他们裁员决定,违反联邦和州劳工法相关规定。

然后是固基。根据推特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广告销售占据其收入的90%以上。因此,马斯克在上任后立即对广告商发布公告信以稳住推特目前最大的现金流来源。但自完成对推特的收购以来,通用磨坊、辉瑞、大众汽车旗下奥迪等多家公司已经暂停在该平台上投放广告,原因是对马斯克接管推特后的内容审核政策充满疑虑。苹果“基本停止”在该平台上投放广告后,亚马逊也紧随其后,即便马斯克在Space中声称会追回这两家最大的公司。如上期所预测的情况一致,无法摆脱广告模式的Twitter, 眼下难以满足任何一方对言论和审核的期望。

最后是增流。推特于11月5日正式推出全新订阅服务,向用户提供蓝色认证标记(“蓝V”),收费标准为8美元/月,并同步在苹果应用商店推出更新版本。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是第二个版本了,在第一次推出后的两天内,一波经过验证的虚假账户涌入该平台后,该功能就被取消了。本次增加了电话验证要求,以防止假冒行为,不过仓促推出还是引起了广告商和政府官员的担忧。

短视频平台Vine的“复活”也提上了日程。Vine是Twitter于2012年收购的短视频平台,支持用户上传6秒的短视频,但在2016年由于其上的红人和用户的流失就被twitter彻底关闭了。6秒的短视频如何对抗如日中天的TikTok,如何让创作者经济落地,让品牌营销有新手段,或许值得期待。

然而,最受期待的推特加密钱包计划恐搁浅,根据Platflormer报导,先前披露加密钱包的工程师黄文津,目前Instagram和Twitter 帐号皆转为私人锁定状态,原因未明。Web3钱包开发计划的暂停,也意味着推特Web3走上正轨的时间点,将无限推迟。

困难指数:推特转变的实际困境

显然,推特被赋予太多去中心化的期待。毕竟迄今为止,这只羽翼未丰的小蓝鸟仍然是带着镣铐起舞。

CZ币安正在筹备的团队仍处于早期阶段,具体计划无从得知。他们在思考如何用加密货币与区块链帮助到推特,以帮助马斯克实现他的愿景。例如如何创建链上解决方案来解决Twitter 的一些问题,一切还都还是蓝图,在Web3基础设施和理念均嵌入推特之前,推特的Web3化仅仅是美好的愿景。

哪怕推特解决了技术问题,它还将面临两大困境:政治和经济的监管,政治监管是推特无论如何无法回避的。欧盟委员会互联网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表示“这只鸟将按照我们的规则飞行”,自由不是免费的。马斯克旗下多家公司一贯与监管机构的关系不甚和睦。特斯拉还与美国国家交通安全管理局(NTSB)和内华达州的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官员发生过冲突。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关系有时也存在紧张。同样在接受强力监管状态的币安,想必也是有苦难言。

经济监管则绕不开SEC。马斯克和SEC之间的纠葛从2019年特斯拉私有化开始,以马斯克支付4000万美元完结。推特若在未来要进行Web3 协议化,必然会遭遇更多来自SEC的审查措施,而这种审查,在Tornado Cash案后,审查力量还将加上了美国财政部。

马斯克掌舵下的推特经历了风雨飘摇的两个月,更有小报报道,特斯拉即将放弃马斯克……而作为币圈人,恐怕只想知道:推特的Web3之路该去向何处,而币安又将扮演何种角色,不过,距离揭晓答案恐怕还要很久。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论这是否会抵达成功的彼岸,这都将是一场充满争议的尝试。